黄石生活网

搜索
热搜: 黄石房产,黄石招聘
查看: 577|回复: 0

强化治理崩山环境,努力打造旅游景区

[复制链接]

169

主题

169

帖子

538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538
发表于 2018-8-16 09:47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阳新县洋港镇崩山村村边山谷中,灰白色河床上铺满泥砂和青石,绵延近十里。

山,因山崩而得名“崩山”,村庄也因此更名为崩山村。

山崩不止,山腰变成山脚

崩山位于阳新与江西省瑞昌市、武宁县交界处,鸡鸣两省,地跨三县。

62岁的村民柯活力说,崩山原叫卜峰尖,他年幼时曾与父亲一起上山砍柴,山谷仅1米多宽,现在最宽处已超过120米,而这就是不断的山崩造成的。

阳新县国土局朱细明介绍,专家勘测得出崩山泥石流形成的原因:山体地质结构特殊,多为青石与风化石,呈斜侧面堆积,山体构造不稳;崩山位于幕阜山脉的暴雨中心,降雨强度大且集中,土壤结构松散,透水性强,水土流失严重。“专家说,山上的石头很容易崩塌,靠近一些、声音大一点都可能会引起石头往下掉。”

朱细明说,经勘测,泥石流导致山谷抬高30多米。“崩山的泥石流是全省最大的泥石流,是省级地质灾害重点督办点。”

75岁的柯愈礼当了23年的村支书,他说,他有次爬到崩山山顶,正好遇上山洪暴发,山洪裹挟着几十吨的巨石奔腾咆哮,直泻而下,非常吓人。“崩山半山腰原本零散分布着十余户居民,因泥石流频繁,山谷不断垫高,山腰变成山脚,居民陆续迁出。”

柯活力说,曾经一些在河谷吃草的牛,瞬间被泥石流吞没。“十年来,泥石流又吞噬了2公里山谷。”

行走在山谷,脚下尽是泥沙和大大小小的石头,泥石流冲刷过的痕迹随处可见,难觅飞鸟与动物的踪迹,只有河滩上漫流的水还有些声响。

治理不懈,更改山名村名

阳新县国土局提供的资料显示,崩山历史上发生过三次大规模泥石流。1974年,泥石流冲毁农田2500亩,造成2人死亡。1979年,因暴雨再次发生泥石流,泥石流冲毁河堤2.5公里,毁坏农田1.1万亩,冲毁房屋35栋,造成2人死亡,当地政府组织搬迁20余户。2016年,受极端暴雨天气影响,爆发多次泥石流,泥石流损毁下游农田100亩,直接经济损失约50万元。

村民柯愈兴说,阳新曾对崩山进行过多次治理,但收效甚微,当年筑起的多座拦石大坝,如今都已埋在几十米深的地底。在泥石流尾端种过几次意杨,想用它们来减缓泥石流漫延的速度,但成活率低,也没啥效果。

崩山村原名杨坑村,1983年更名。更名的原因,便是这座不断崩塌的山。地质灾害被写进村名,是无奈,是愤怒,更是一种治理泥石流的决心。“村庄改名是为了铭记。崩山肯定会有治理好的一天。”柯愈兴说

阳新县国土局地环科陈淦梅说,该处地质灾害2016年获批中央财政资金1750万元,2017年度完成施工设计方案,确定了施工单位、监理单位和监测单位,本月相关单位将进场施工。“主沟清理、岸坡防护、拦石坝和生态修复、监测预警系列工程将陆续进行,以期锁住泥石流。”


关闭煤矿,开启转型之旅

崩山之下,煤炭资源丰富。

上世纪50年代,崩山便开始采煤。2002年,煤价一路高涨,开启了中国煤炭黄金十年。

这期间,崩山煤窑星罗棋布,大量资本蜂拥而至,大大小小的煤矿十几座,当时村里就有4座煤矿井。

崩山村因此富甲一方。柯愈兴说,上世纪90年代,村集体年收入连续3年达到14万元,是阳新县最富有的村,“村集体年收入最高曾达到140万元,2010年建起村办公楼,当时是阳新最好的村办公楼。”

2016年4月15日,崩山村的小煤窑“协泰井”发生瓦斯爆炸事故。此后,崩山境内所有矿井全部关停。“从那时开始,村集体收入就一直是零。”

崩山村由此开启艰难的转型之旅。

柯愈礼说,村里仅有400多亩土地,被泥石流淹没了100多亩,种啥都不长;2万多亩山场划给了月山林场。村里仅剩的300多亩地,种的是引进的软籽石榴树苗,明年可以挂果,丰产后一亩收入有1万多元。“里面养了500只鹅,鹅吃草,鹅粪直接作为树苗的肥料,不施化肥、不打农药,纯绿色。”去年底,村里建起55Kw光伏发电,“想再发展产业也没地了。但山谷堆积的砂石以青石为主、风化石为辅,是很好的建筑用砂石材料。“

洋港镇镇长黄锡水称,镇里正在向有关部门申请,逐步将主沟清理的“废料”公开拍卖,变废为宝。“有专家建议,在治理的基础上,可以将崩山建设成全省地质灾害科普教育基地,同时发展旅游业,镇里正在推动这件事。”

“这次崩山一定能治理好,崩山人希望早日吃上旅游饭!”柯愈礼心里充满对未来的憧憬。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入职
隐私保护
薪资透明
信息可靠
手机找工作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